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CE中国

我们替你闯世界

 
 
 

日志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2015-10-08 17:01:38|  分类: VICE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 VICE中国 - VICE中国

瑞奇·贝克。摄影:马塞尔·默多克(Marcelles Murdock)

瑞奇·贝克(Rick Baker)的工作室要歇业了。这位传奇的特效化妆师最近宣布,关闭自己的工作室,并拍卖了400件广为人知的著名道具作品。贝克的职业生涯,与二十世纪诞生的一系列最为经典的特效画面交织在一起,相关作品包括《驱魔人》、《星球大战》、迈克尔·杰克逊的《颤栗》音乐录影带,以及《黑衣人》等等。

35年来,在那个 CGI 特效尚未主宰影坛的年代里,他创作的经典戏服、妆容和道具代表了电影特效的最高水平。本次的拍卖对于影坛来说也是百味杂陈,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 即使谈不上是现场特效的灭亡,至少瑞奇·贝克的作品主宰银幕的时代也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

巧的是,本次拍卖恰好与大片《末日崩塌》的首映撞期。对于这样一部充斥着 CGI 特效的灾难巨制,《纽约时报》影评道出了显而易见的事实:“最令人糟心的或许就是此片的乏味和程式化制作。CGI 特效可以逼真地呈现一场灾难的每一处细节,但这种技术也使得所谓的浩劫失去了应有的震撼,变得索然无味。” CGI 特效与老式现场特效的对比相当鲜明。在电影《美国狼人在伦敦》中,贝克成功将狼人变身的过程呈现在银幕上 —— 在过去,这种场景只能靠叠化和切镜的手段点到即止。而贝克的特效当时可把观众们吓得不轻。而如今,这种令观众惊艳的能力似乎越来越罕见。

我和贝克在环球影城希尔顿酒店内一个硕大的会议室内见了面。64岁的他身材颀长,彬彬有礼,而且格外热情 —— 每个男人都梦想在接近退休时能有此风度。我们利用拍卖开始前的几分钟聊了会儿。

里奇·贝克在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录影带《颤栗》中担任特效化妆师。

VICE:不久前我听了你在公共广播电台的访谈。让我比较惊讶的是,你对 CGI 特效的发展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不满。一方面,你说 CGI 特效是导致你工作室歇业的主因,而另一方面你又说这一切没什么。

瑞奇·贝克:许多人都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可 CGI 特效并不是唯一的改变。自从接受公共广播电台的采访后,很多人在 Twitter 上向我感叹 “一个时代的终结,一个时代的终结啊” 什么的,可事实是,如今这种情况由来已久,整个电影产业都改变了。

我的工作室面积6000平方英尺,很适合为《圣诞怪杰》或者《人猿星球》制作特效,但却不适合用来给演员做个假鼻子。我有过这种经历。有一次,我雇了个人为某影片做些特效牙齿,他一整个夏天都待在这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内独自工作。结果我得到的报酬还不够付空调费呢。生意就这样在一点点改变,我们再也接不到大活儿了。年轻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到一些业内人士,那时我常碰到一些满腹牢骚、脾气差劲的老行家,我就纳闷: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可是身处一个棒呆了的产业,在做一些了不起的工作啊。我可不想变成他们那样。

你的工作大多和面部造型有关,这有些讽刺,因为面部仿真是 CGI 特效的最大难题。《阿凡达》在这方面找对了路子,而一年后的《创战记》则因为这一点栽了大跟头。你觉得场地特效和特效化妆师能在 CGI 电影里找到发挥空间吗?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CGI 特效刚盛行起来的时候,我们这群特效化妆师就被视作老古董了。可结果制片方们逐渐回心转意,意识到我们还是有点独门技艺的。《本杰明巴顿奇事》剧组曾邀我进组,希望我能帮帮他们。我说我会接下这活,但不想留名,因为他们想做的是一个 CGI 特效头像。片方说:“你在现实中做出来的脑袋,比我们用电脑做出来的好多了。” 于是我们就真做了个硅胶的脑袋模型,百分之百的成品。片方将这个脑袋扫描进电脑,做成虚拟模型。

我一直希望 CGI 与特效化妆之间可以有更紧密的合作。我从80年代末期就开始在电脑上做设计了 —— 大概是89年开始的吧,因为我也对未来的发展趋势有所预感。我一直有在制作电脑模型,也用它设计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喜欢制作虚拟模型、数码画面,也不介意使用些电脑合成元素。但我不认为电脑特效是剂万能药。完全靠电脑制作出来的东西,总归会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劲。

让一个优秀的演员坐在椅子上给他化妆,他就能目睹镜子里自己的容颜逐渐发生改变。这样一来,他在现场表演时就会对自己的外形及布景有个清楚的概念。在这种情况下演员发挥出的演技水准,绝非动作捕捉模式下的表演所能企及的。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 VICE中国 - VICE中国

瑞奇·贝克的特效作品圣诞怪杰。摄影:贾斯丁·查尔斯 (Justin Charles)

如今 CGI 特效几乎可以模拟一切场景,你觉得片方再也无法给观众带来新意了吗?我想到了《美国狼人》里那个变身场景……那种令人振奋的观感体验再也无法重现了吗?

嗯,CGI 特效似乎带来了不少问题,也有很多人在说要回归现场特效,可终究也只是说说而已。我很欣赏《疯狂麦克斯:狂暴之路》,这是一个70岁的老导演给那些自命不凡的年轻小子们的一点教训。戏里很多场景都是动真格的,这确实使人感到新鲜刺激。我现在看部电影很难投入进去。我是个特效迷,只有特效才能使我对电影提起兴趣。而如今我一边看电影一边问自己:我怎么就那么不入戏呢?我怎么就觉得那么无聊呢?这就是 CGI 特效的弱点之一。CGI 特效可以模拟任何场景,可这些场景能比得上真刀真枪吗?我觉得不一定。总之,当观众知道银幕上的表演是真实呈现的时候,一定能体会到与 CGI 特效的不同之处。因为演员的确是赌上了性命在表演,或者至少是在镜头前动真格地进行演绎。我宁愿看一部特效大师雷·哈利豪森(Ray Harryhausen)的电影,忍受45分钟的蹩脚台词,就为等那30秒的定格特效。

瑞奇·贝克的特效作品《大脚哈利》(Harry and the Hendersons)中的片段。

我看了下拍卖目录,被出自《黑衣人》的 “埃德加的松弛皮囊” 给吓到了。这道具可真够吓人的。在你那间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里,一定有一大堆脑袋拿它们空空的眼洞瞪着你吧?那场面怪吓人的吧?

从我10岁起,卧室里就堆满了各种怪异的东西。这点程度还吓不到我。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 VICE中国 - VICE中国

瑞奇·贝克的特效作品 “埃德加的松弛皮囊”。摄影:贾斯丁·查尔斯

难道就没有那么一两回,你在深夜向浴室走去,突然撞到什么软软的东西,还没有眼睛……

这东西要是你自己设计、亲手制作出来的,就真没什么可怕的。可要是出现在一部精心制作的影片中,我还是会被震撼到的。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和特效大师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一起为《驱魔人》工作。片中小女孩转身时,露出的恶魔头部和躯干基本都是我做的,所以我对那些画面很熟悉。可我在看这片子的时候,却和其他观众一样觉得恐怖。对这一点我很佩服,这就是电影艺术的魅力。会被自己制作出来的作品吓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听说迈克尔·杰克逊曾邀请你参与制作《颤栗》的录影带,这事儿是真的吗?

他是在看了《美国狼人在伦敦》后联系了导演约翰·兰迪斯(John Landis)。然后兰迪斯联系了我,他说:“迈克尔·杰克逊要拍个摇滚音乐录影带,就是《美国狼人》那种风格的。他想在 MV 里变身。” 我问:“你是说小小杰克逊吗?” 他答道:“哎,他可不再是个小孩了。”

我当时对给流行歌手化妆这事儿挺担心的。我想着化这个妆不是件易事儿,他不适合做狼人造型。事实证明我完全错了,迈克尔很喜欢这个造型。可现场实在混乱,我在一小段时间内得完成大量工作。于是我被迫从工会请来一些素不相识的化妆师,而他们完全不晓得该如何给伴舞们上妆。那天晚上,我一边给杰克逊化妆,一边穿梭于各化妆车之间,忙得焦头烂额。终于到了半夜,他们在洛杉矶的肉类加工区跳起了《颤栗》里的舞蹈……

那个时段的洛杉矶肉类加工区市肯定静悄悄的,你大概是现场唯一的观众。

没错。最可怕的是,大约凌晨两点,就在我们开始拍摄的时候,附近的屠宰场也开工了。所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呃,一股气息。我们就在屠宰场外边录制,那气氛可有点儿诡异。我就这么站在马路中央,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脑子里思绪万千,暗想着“瑞奇,你可亲眼见证了件大事儿啊。” 当晚,兰迪斯导演对我说:“不管你今后取得怎样的成就,最为人所知的终归还是你今晚所做的一切。” 这话真没错。每当人们问我 “你是做什么的?” 我就回答:“是个化妆师。” “我有幸在哪儿见过你的作品吗?” 我会说:“是的。” “什么作品?” 我就答:“《颤栗》。” 这时对方的反应肯定是 “什么?你参与了《颤栗》的制作?”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 VICE中国 - VICE中国

拍卖场上各种等待出价的特效作品。摄影:本文作者

比起《星球大战》里那场酒吧戏,人们还是对《颤栗》更感兴趣?

是啊,我知道人们肯定看过《颤栗》的录影带。不过当然啦,我做这个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因为前期制作实在太繁重了,除了睡觉我基本上都在赶工。而在片场给演员化妆时,你是真的可以见证自己的作品一点点生动起来,有了活力,像是魔法一般。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 VICE中国 - VICE中国

瑞奇·贝克的特效作品《大脚哈利》中的哈利。摄影:本文作者

感觉你会很怀念这样的工作经历啊。

我会怀念其中的一部分,但肯定不会留恋圈内混乱的生意经。我进电影业可不是为了当个商人,而是打算认真做些手艺。今后我也会继续创作。现在我每天都在做点儿东西,而且只做我想做的。

贝克被请去拍卖会现场了。我在硕大的宴会厅里找了个最后排的位置坐下,不远处有个展台上陈列着外星人脑袋与各种被割下的头颅,也属于拍卖品。远远望去,拍卖台上立着一个完整的《黑衣人》外星人模型、一个圣诞怪杰、一只颇有些年份的滴水兽,还有张椅子上绑着个被割喉的腐尸。一个穿西装的男子向台下稀稀拉拉的竞拍人们问好(大部分竞拍都通过网络或手机完成),请求大家拿起拍卖牌,“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经常挥一挥。”

我逮住一个希尔顿酒店员工,问了问这个宴会厅的面积,然后稍微算了一下 —— 贝克的工作室差不多是这个宽敞的宴会厅的15倍。我试着在脑海中想象他的工作室,以及工作室内立着的众多外星人、人猿和怪兽,怎么想也觉得不真实。远处传来拍卖师一声槌音 —— 拍出去一件,还有399件。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拍卖会。



作者:山姆?麦克菲尔斯

翻译:钱仪雯


关联阅读:

这位摄影师专门拍摄儿童僵尸主题的照片


我们和好莱坞的一位传奇特效化妆师聊聊 CGI 特效如何抢了他的饭碗 - VICE中国 - VICE中国

 (点击图片)

Measure
Measure
  评论这张
 
阅读(10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