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CE中国

我们替你闯世界

 
 
 

日志

 
 

伊拉克战势指南:谁在为何而战  

2014-07-29 16:4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个月,中东世界已经乱套了:武装斗争和动荡四处蔓延,冲突区域从波斯湾最北部延伸到地中海东北角;大量参战人员同时被牵扯进了好几场斗争,其情况之复杂堪比二战时期的欧洲和太平洋战场。三天前,76岁的库尔德政治家福阿德·马苏姆当选了伊拉克的新总统,但并未让局势得到平息。

伊拉克战局的突变让各路分析人士始料未及,并在政治媒体平台引发了一场疯狂而混乱的口水战,大家激烈讨论应该支持谁,讨伐谁,以及应采取什么立场。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当然非常复杂,但我在这里会尽量理清一些基本背景情况,归纳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谁和谁在伊拉克对打。

在理清这些情况时,有一些重点应该牢记脑中:

第一,尽管你总喜欢加入某一方的阵营,但在混战中通常没有永久的好人。习惯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但是在这种小规模冲突中,敌人的敌人可能还是敌人。所以即使你今天与他们并肩作战,并不代表你以前不是敌人,或者将来你不会是敌人。

第二,各个群体组成联盟或者相互开火的理由非常之多。打个比方,一群志同道合的科幻发烧友可以根据各自的体育爱好而重新拉帮结派。可能在某一场冲突中,星际迷航对阵星球大战(对阵萤火虫);在另一场中,洋基队对阵红袜队;在别的场合下,又成了跛子帮大战血帮。

我不知道说清楚了没有,但总之在那个地区,身份和联盟都是复杂的事。所以很有可能一件事情在今天是合情合理的,到了明天却变得漏洞百出招人警惕。事事瞬息万变,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真理。

将伊拉克武装冲突描述为 “伊斯兰教中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派别之争” 是很常见的,但并不一定完全准确。 在很多外人眼中,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争斗是对中东武装冲突惯常可信的解释。然而,从枪支和军费支持层面说,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冲突应归为沙特阿拉伯和伊朗这两股地区势力之间长期持久的代理战争的一部分。

尽管伊朗是什叶派,而沙特阿拉伯是逊尼派,两国教派有别,却并非因此成敌;更准确地说,这两国本来就是天生的对头,宗教差别只不过是因势利导。两个国家都是石油大国,丰饶富有,地理位置也差不多, 所以针锋相对看来是不可避免的。在1979年伊朗革命之前,两国之间的敌意被美国压制,沉闷未发;但自此之后,情况就恶化了。

为了方便起见,我们还是把这些家伙们分成什叶和逊尼两派,因为这样叙述起来最为简单。

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是湾区的两股地区势力,他们争夺控制权的战斗引起了地区内许多其他冲突。


逊尼阵营

逊尼派一方最闻名世界的组织,当然就是 ISIS(伊拉克+叙利亚的伊斯兰国)了。这个武装组织最早始于20世纪中期的伊拉克战争时期,脱胎于当地基地组织,并与之关系密切。但 ISIS 在叙利亚内战中大干一场之后,就因过于疯狂极端而被基地组织扫地出门。至于 ISIS 不被承认的真正原因,到底是因为过于极端,还是日益凶猛的官僚权力争斗,这并不明确。

事实上,许多小型的逊尼派武装组织都把伊拉克搅得满城风雨,由大概一万人组成的 ISIS 不过是这片汪洋大海中的一员。尽管一万人的队伍已经够得上军队的规格,但在作战时绝无可能像大型军队编制,比如一个师或一个旅那样严丝合缝地配合;所以在这一点上,ISIS 更像一个民兵自卫队,以每组一百到几百人的方式运作,并依赖于当地逊尼派的强力支持。

关于 ISIS 的最后一点:其中2/3战士都是伊拉克人,另外1/3是外国人,包括一个大约一千人的车臣分遣队,和大约五百个西方人。实际上,ISIS 的构成与活跃于伊拉克西部的独立逊尼民兵团相差不大。


伊拉克阵营?

其实这个阵营有点牵强,因为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 “伊拉克阵营”。这就是说:有好时候,也有坏时候。而现在,伊拉克阵营的命运简直糟透了。

尽管已被美国绞死的萨达姆·侯赛因是个逊尼派,而且伊拉克与什叶派为主的伊朗在两伊战争中大打出手,但萨达姆还肩负着另一个任务,那就是推行复兴党理念 —— 复兴主义拥护阿拉伯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或者说至少是泛阿拉伯民族主义)的一些主张;所以说,无论这种带有民族社会主义特色的复兴主义与更臭名昭著的纳粹主义是否有关,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两个现代复兴主义国家在针对国内政治反对派时,采取的都是极权主义的统治方式。

萨达姆政权热衷于对什叶派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穷追猛打(其中逊尼派倍受偏爱),让其他宗族付出惨重代价;伊拉克复兴主义统治的结果,就是演变成为一场复兴党人的政治权利争夺战。

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特别是美国参战的后期,美国方面的一般理解是:一个稳定统一的伊拉克是该地区最为渴求的结局。这就要求不同种族群体之间的很多细致工作,达成分权协议,共同努力,以保证政府机构,特别是军队能够实现真正的国家化,代表所有的伊拉克人。

有那么短暂的一刻,这一切几乎就要成为现实。迫于来自美国的一些压力,伊拉克军队(也被称为伊拉克安全部队,简称 ISF)开始重用那些专业的伊拉克爱国人士,并冷待了那些无心万众一心保卫国家的极端宗派主义者。

但是到最后,随着美国完成了撤退,马利基上位担任总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更加极端的铁腕政策:支持什叶阵营,驱逐伊拉克阵营 —— 掌权之初手段就如此强硬,看来受其前任的影响颇深。


什叶阵营

作为什叶派的领导人,马利基在打压逊尼派和库尔德人时的表现,基本上跟萨达姆打压什叶派和库尔德人时如出一辙,只有两点不同。第一,马利基没有披上非宗派主义和国家主义者的政治糖衣;第二,萨达姆曾被公认为沙特和海湾地区阿拉伯国家代理人,而马利基则与其重要盟友伊朗人同塌而眠持开放态度。为保政权,马利基很多事上都对伊朗颇为依赖。

一心热衷于搜查密谋罢免他的复兴主义分子,马利基也走上了独裁之路,像一把大锤一样利用军队重击逊尼派、库尔特人、以及所有其他人。马利基不再信任伊拉克安全部队,他认为军队里全是逊尼派、库尔德人和其他非什叶派的家伙。

这种不信任的后果就是,伊拉克军队重回了之前的老路:腐败徇私,缺乏专业性和爱国热情(这里的 “爱国热情”,指的是人们应该为保卫伊拉克而战,而不是为了某个小群体的利益)。几年来,伴随着非什叶派官员被清洗,大幅度减弱了伊拉克军队的效益,将之转变为马利基私人的什叶大军团。

不过在大多数时候,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多么迅速且严重地侵蚀了伊拉克的军队实力,在六月份的摩苏尔之战中,两个师(共约三万人)的伊拉克政府军被区区八百多个 ISIS 士兵一举击溃,丢盔弃甲,四散而逃。

自那时起,伊朗宣布将派遣革命卫队开赴伊拉克 —— 明确地说,伊朗 “圣城旅” 的两个营会与已入驻伊拉克的伊朗军队汇合。美国军队中可与圣城旅媲美的,是 “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The Green Berets),其首要职责是训练当地的武装力量,以提高他们的效率和杀伤力。


库尔德阵营

库尔德人是一个生活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北部、叙利亚东北部、以及土耳其最东部的一个少数民族。他们没有自己的独立国家,一直以来都被栖身于各国中央政府之下。然而,伊拉克动乱的后果之一是,他们在伊拉克北方成立了一个自治程度相当高的库尔德区域政府。而后,在持续的叙利亚冲突之中,叙利亚库尔德人也抓住机会,开拓了自己的疆土,迅速建立起叙利亚库尔德斯坦,并有能力保卫他们的边境,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被牵扯进主要战场。

伊拉克库尔德人形成了自己的军队,号称 “自由斗士”,在伊拉克战争中与美军并肩作战,并且表现可圈可点。习惯上,所有政府会连成一线,共同反对任何地区的库尔德民族独立,因为他们担心某一部的独立会激起本国的分裂主义运动。然而,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却日益壮大,他们依赖着土耳其人帮助,开发并运输石油到世界各地;而土耳其政府一方,则在谨慎地支持着库尔德斯坦的独立。

很显然,伊拉克中央政府没有控制自己领土的能力。再有,ISIS 的进攻也有效切断了伊拉克库尔德斯坦与巴格达的关系 —— 因为库尔德人在帮助巴格达一方攻打 ISIS 并收复摩苏尔的战斗中表现平平。之前当美国全力对付伊拉克时,库尔德人以伊拉克全国联合政府之名与美军并肩作战,而美国政府也在支持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独立方面采取了不少行动。

目前,马利基和他的同事们迫切希望美国参与进来,但美国官方却排除了军事干预的可能。其实如果他能够和被 ISIS 控制的区域领导人进行对话,也许事态能有所好转 —— ISIS 远不如想像得那么强大,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所控地区的民众无法参与到当前国家政事中。


翻译:黄冰倩

编辑:王戈

  评论这张
 
阅读(1059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