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CE中国

我们替你闯世界

 
 
 

日志

 
 

一个中国女孩关于土耳其抗议的回忆   

2014-06-02 16:3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背上背包旅行,云南,拉萨,尼泊尔,这些地方象征着某种自由和信仰,他们迫切的想要搞清楚什么是纯粹,什么是理想,世界还可以是什么样子。大部分的时候,这些旅行并不能真的搞明白什么,却成为一段更长的旅途的开始。

雨潇在大学的时候去了拉萨和大理,反复地在看杰·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 “永远的年轻,永远的热泪盈眶”。后来她从尼泊尔和 印度 回国,长时间不停变换城市带来的焦虑感暴露出来,慌慌张张的质疑自己。很快,因为工作的关系得以前往欧洲,在迅速地拜访了西班牙和法国之后去了伊朗,在那里待了两个月

陈雨潇说,一直对于土耳其和伊斯坦布尔有一种幻想,伊斯坦布尔是一个色彩斑斓的充满音乐艺术的在海上的城市,有一种莫名的魔力,也听说过一些土耳其的苏菲故事,例如伊斯兰教苏菲派神秘诗人鲁米就在这里。在去往土耳其之前还幻想在那里定居。随之迎来25岁之前的半年,意识到这将会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于是便义无反顾地出发了,决定开始生命中的另一段发展。对于新的旅行,“有时候会觉得亢奋新鲜,有时候又会抗拒害怕。可能像是谈恋爱一样吧。

在2013年到14年的冬天,在伊斯坦布尔遇上了抗议游行。并不是一个新闻记者,陈雨潇和朋友一起在现场拍照,“但作为记录者,毕竟对整个运动了解的不够全面,加上现场的情况有时候会十分激烈,也完全听不懂那里的语言,那时候的心情是十分紧张害怕的,生怕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发生而危及到生命,但又克制不住自己想冲到前方拍照记录的冲动。现场的想法就是觉得那些警察都是asshole,太暴力了。”

以下是她在2013年到14年的冬天,在伊斯坦布尔写下的日记。

2013年12月,伊斯坦布尔

从机场出来之后我迅速地上了开往 Kadikoy 的大巴,准备去西班牙朋友 Manual 家。他是我在印度认识的朋友,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他笑得十分豪爽,豪爽得整栋房子都在颤抖。午饭过后我们到楼顶晒太阳,阳光灿烂,天出奇的蓝,城市楼房的颜色特别暖,可以看到博斯普鲁斯海。微冷,海鸥缓慢的飞翔着,穆斯林清真寺中的祈祷声回响在整个城市中。

准备在伊斯坦布尔住下来一段时间,圣诞节前 Manual 回西班牙了,他把家里的钥匙交给我。除了等待埃及签证之外就是放慢生活,整理相片以及写作,感受伊斯坦布尔的冬天。这里的冬天有无数的海鸥以及无数的猫,和放肆生活的人。和贝斯特分开之后,一个人的日子开始有条理和节奏,在漫长的旅途过程中,这又是一段美妙的时间。

一日,和 Deniz 吃完早餐之后喝土耳其咖啡,之后她在透过咖啡沫看我的未来。阳光轻轻地洒在她的头发上,她全神贯注地在看咖啡沫。我感觉微微冷,于是起身关窗户,在对面楼有一位老人在抽烟,我冲着他招了招手,他冲着我笑了笑,那一刻的一些光又出现了,是任何用心都能感觉到的光。特别美。



2013年12月27日,伊斯坦布尔

Blu 要回巴西了,在他将近四年的亚洲旅行之后。也就是那么巧在他准备上飞机的前一天我们在网上聊天,他将要在伊斯坦布尔转机并且停留一晚,他说我们在塔克西姆广场见面吧,晚上有抗议!我说好呀。

临近七点,塔克西姆广场开始开始聚集人群。

被称为 “土耳其之春” 的抗议运动始于2013年的五月,最初是因为人们抗议政府将塔克西姆盖齐公园征收改造成为购物中心。土耳其警察逮捕抗议者并焚烧他们的帐篷,于是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运动,抗议蔓延至全国上百个城市,数百万民众与游行抗议。内容大概是关于捍卫言论自由和集会权,捍卫民主自由,反对政府贪污等。

塔克西姆的步行街晚上变成了一个战场,催泪弹烟雾弥漫了整个天空。我和 Blu 有些茫然地在人群当中,我们听不懂土耳其语,不知道大家究竟在大声地喊着什么口号。突然人群会散开,往后撤,我们也急忙地跟着跑,甚至还被群众拉到了旧建筑里面。因为没有人能预料得到外面将会有什么意外的事件发生。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抗议,我有些愤懑和不解。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一股愤怒和恐惧的情绪,空气中充满着令人咳嗽掉泪的难受的气体,全副武装的警察像是恶魔一般,我忍不住在经过一群警察时候说了一句 “asshole”,但与他们又有何关系,他们也只是执行命令,无辜可怜的年轻人。

大概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人群散去了,地上只剩下无数的砖块和狼藉。







2014年1月1日,伊斯坦布尔

想起很多的跨年。印象最深刻平和的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在瓦拉纳西。刚生病完的我在阿西河坛(Assi Ghat)抽了一天 chillum,遇见 Priya,她为我做了一次普迦(印度教礼拜)。日光舒缓。凌晨之前,我和来自澳大利亚的女士 Petra 聊了许多的彼此的故事。午夜时空中燃起烟花,她像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那是缓如流水的一天,却如此深刻的印刻在我的心里。对未来的一年,我有一种强烈的关于非洲的预感。

2013年的最后,我在窗户边听着,楼顶的十多二十个人在倒数,远方有烟火,有孔明灯,随着这些,零星的海鸥在天上盘旋,天是那种透亮的桔黄色。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哭,一瞬间回到了某些过去。后来 Manuel, Fabrizo, Osman 来到房间,为我唱了好久的歌。我又笑了。他们唱着,xiaoxiao,don’t be afraid,every little thing will be all right。这一刻我尤其感动。

我想不管如何,我都要坚强的走下去。

2014年1月3日,伊斯坦布尔

在伊斯坦布尔的这段时间,我几乎很少出门,我和 Fabrizio 经常两个人在家一呆就是一整天,对着电脑,他在准备他的期末考试,我在整理我的记忆。

当我看到十七岁写的日记,我很吃惊,我几乎不认识那是我,那时候的我有一段死去活来的爱情,是我的第一段感情,和一个女孩。我对所有的事情绝望,我害怕所有的变化,我想杀死我自己,认为那会解决所有的难过以及问题。那是一段很难的时候,对我,对我的母亲,对我身边的人。

后来我回到了学校,开始回到正常的生活,我渐渐的开始学会对生活感恩。从在广州毕业到大学在成都,期间我一直在旅行,去了大理,去了拉萨,去了加德满都,到后来毕业之后在北京的两年。然后在二十五岁,我开始了长途旅行。我想生活给予了我很多,我开始相信福报,轮回,光,以及爱。

最近我一直想写一些文字,但都没有头绪。很多时候我在回忆过去,我想我是那一种生活在回忆里面的人。

2014年1月4日,土耳其,科尼亚

天气很冷,让人只想待在室内。睡眠也不是特别好,经常感觉腰有些难受。 其实除去天气以外,一切都特别好,例如今天,有很多好的人。 而不好的那些情绪其实是自我附加出来的,你如何去感受是你选择如何去感受。 若是都怀着一些感恩善良愉悦平和的心,那么周遭的一切都进而充满光。

在科尼亚的大巴站站厅,离我四个座位坐着一个女人。她喃喃自语了许久,时而有些急躁,时而有些舒缓,还伴随着各种手势。有几个讨厌的男人坐了过来一会,他们一看便是那种讨厌的男人,无所事事的讨厌。


2014年1月10日,土耳其,格雷梅

在土耳其的一个月,我只在记忆中沉睡着。

新年之后在土耳其中部的村庄格雷梅住了近乎一周,天气持续阴霾大雾。当地人告诉我,这里是“仙女烟囱”,格雷梅的意思是,你看不到。这里的大雾显示了这里原本的模样,是平时看不到的模样,岩层石头和挂满银白冰霜的植物。记忆在这里展开,像是一颗一颗的水晶球,只要用心去靠近,就能看到水晶球中的那些影像。

有一些召唤在强烈的呼唤我,非洲,马年,西藏,岗仁波齐,朝圣,中国,印度。




2014年5月9日

在土耳其,我并没有拍下很多相片。我想大概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从格雷梅坐夜班大巴回到伊斯坦布尔的早晨,我坐在码头边等早晨第一班渡轮。我哆嗦地抽着烟,冷得不行,感慨着这一切都太操蛋了,世界旅行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狼狈了一圈之后伴随着身体的疲惫,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整个社会就是很缺乏安全感,物质金钱关系名利等等。我想要尽量的去减轻这些东西。但其实,能走出来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遇到的一切都确实足够一生的美好。



更多陈雨潇作品,请到:www.chenyuxiao.com ,她的微博:@陈雨潇- 

  评论这张
 
阅读(25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